当前位置:华声晨报网 > 新闻 > 本报 > 正文

孝子为母治病打工身亡 老人哭盼看儿最后一眼

0评论0时间:2018-01-05 11:11  来源:华声晨报  作者:蓝图 黄思凯 莫齐威  点击:次  字号:

    

    1515122139545858.png

韦美德泣不成声

    晨报记者 蓝图 黄思凯 莫齐威  文/图

    当记者一行把爱心企业转来的1000元善款,送到广西大化瑶族自治县雅龙乡83岁老人韦美德手上时,她泪流满面,突然下跪拜谢。记者赶忙将她扶起。

    情绪稍微恢复后,韦美德坐回矮凳上,双手合十夹在腿间。她望着远方的山,眼神呆滞,一动不动。老旧的木拐杖靠在她的右脚旁。她嘴里轻念着小儿子蒙忠仁的名字,并问旁边的亲友,蒙忠仁的尸体何时可以拉回老家下葬,她要好好看儿子最后一眼。

    在场的人无不悲伤,一时无言回应。

    7年前,韦美德患上白内障,双眼模糊,行动不便。为了给她治病,她42岁的小儿子蒙忠仁经常外出打工攒钱,于今年6月带她到大化县人民医院做手术,她的一只眼睛视力才得以逐渐恢复。

    2017年9月11日,蒙忠仁与三哥蒙忠良前往云南打工。临走前,他对母亲说,明年春节前回来时,再带她去医院治疗另一只眼睛。

    韦美德整日期盼。不料,蒙忠仁离家80多天后,意外客死他乡。

“他为何丢下我就走了”

    雅龙乡温和村弄南屯,群山环绕,能种农作物的旱地十分少见。进入12月份,天气阴冷,少有阳光。12月20日下午5时,天色已经变暗。

    韦美德四儿子蒙忠诚的家,位于六也乡通往雅龙乡的公路旁。这是一幢未装修的二层房子。记者一行赶到时,见到蒙忠仁的母亲韦美德双手交叉蜷缩在衣袖里,安安静静地坐在门口。屋内没有开灯,一片黑暗。

    落座后,记者一行便把爱心企业捐助的1000元善款转交给韦美德。接过善款,她眼泪不由地往下流,突然身体前倾,左膝跪在地上。记者赶忙抓住她的胳膊,扶她坐下。

    “他讲好了的,春节打工挣到钱回来后,带我去治疗另一只眼睛,现在怎么丢下我就走了……”韦美德泣不成声。

    白发人送黑发人,是人生最为悲惨的事之一。当天赶来陪护老人的家属,也跟着落泪。

   韦美德是个瑶族妇女,出生于1934年。现在,她不仅年老多病,患有眼疾,耳聋也已有几年。

    “他(蒙忠仁)是个孝子,一直照顾着母亲。”蒙忠仁的大嫂罗荣英说,2016年,韦美德因头疼得厉害,蒙忠仁立即带她到大化县民生宁医院治疗,悉心照顾她一个多月。不仅花光了积蓄,还借了朋友的钱。

    2017年6月,蒙忠仁外出打工回来后,手头上有了一点钱,又带着韦美德到大化县人民医院做白内障手术。她的一只眼睛才逐渐能看清东西。因费用不够,蒙忠仁答应她说,他要外出打工,等到2018年春节前回家,他便用打工挣到的钱,继续给她做另一只眼睛的手术。

    韦美德一直在期待着明年春节快点到来,结果她等来的,却是蒙忠仁突然客死他乡的消息。她悲恸欲绝。

    “当我妈知道我五弟蒙忠仁出事时,几次要昏倒在地上。”蒙仁忠的大哥蒙忠华说,一直以来,三弟蒙忠良和五弟蒙忠仁一直与母亲相依为命。由于家境贫寒,他们一直都没有成家,这也是他母亲最为揪心的事。

    “我们曾多次劝他找个女人成家,然而他却说,宁愿单身,也要先把母亲的身体治好。”

1515122209338186.png

老人与2个儿子的老屋

1515122322583295.png

屋内破旧脏乱,四处可见蜘蛛网

令人唏嘘的特殊家庭

    至今,蒙忠仁客死他乡已有20多天。提起此事时,很多村民便摇头叹息不已:韦美德过得很不容易,蒙忠仁这样一走,不知道她是不是能扛得住。

    韦美德先后生育7个儿女,她的老伴于1991年去世,家境十分贫困。蒙忠仁在兄弟中排行老满(即最小一个)。1994年时,韦美德一家12个人挤在深山一个占地不到100平方米的老屋里。为了带3个小孩出去读书,老大蒙忠华一家5人,不得不到县城附近打工谋生。

    老二蒙忠业成家后,也带着妻儿另谋出路;老三蒙忠良1968年出生,一直没有接受什么教育,连普通话都不会说,且性格内向,寡言少语,一直没有成家;老四蒙忠诚,多年身患痛风,行走不便,他和两个小孩的生活重担,全由他的妻子一人挑。两年前,依靠他的妻子外出打工挣到的钱,再加上向亲戚朋友借的钱,他一家才在公路边起了一个平房,至今还欠有外债。

    按照当地的习俗,父母都会选择和满仔居住,何况蒙忠良、蒙忠仁都未成家。因此,83岁的韦美德一直与蒙忠良、蒙忠仁住在深山那间陈旧不堪的老屋里。

    为了尽快找钱搬到深山外建房,并给母亲治病,蒙忠仁带上不善言辞的三哥蒙忠良,四处打工。经人介绍得知中建五局三分公司招工人,两兄弟便赶往该公司位于云南省大理州上关镇的顶管队上班。

    离开村子前,韦美德暂住在蒙忠诚的家,由蒙忠诚妻子照顾。韦美德和两个儿子居住的老屋,一时成了无人看守的空房。

    这间老屋就坐落在山脚下,四面环山,周围仅他们一户。自蒙忠仁外出打工去世后,韦美德一直没有回去住过。

    老屋是用砖瓦砌成,推开无锁的木门,里边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,并且还缺了一面墙。因无人居住,加上年久失修,屋子不蔽风雨,破旧不堪。房梁结满蜘蛛网。门口矮凳布满灰尘,手指划过可见清晰痕迹。木板门上挂着的脱贫攻坚精准帮扶卡表明,当地政府对这家3口人主要脱贫措施,是就业生产和移民搬迁。

    穿过门前玉米地的小路,是这家人外出的唯一通道,崎岖狭窄,十分难走。从老屋走到乡村公路,约需20分钟。

1515122956339305.png

 韦美德双眼饱含泪水

谁能了结老人的心愿

    用蒙忠华的话来说,现在他们家属最纠结的,一是如何才能将蒙忠仁的遗体尽快运回老家,按瑶族的习俗安葬;二是在遗体运回前,尽快筹钱把老人的眼睛治好,让她好好看蒙忠仁最后一眼;三是落实老人进住政府扶贫安置点的新房,她一直盼望蒙忠良和蒙忠仁能有一个新家。

    12月15日,记者曾跟随死者蒙忠仁的家属前往云南调查。由于用工方和家属之间意见分歧较大,双方仍未达成一致协议。

    12月20日,宜州市壮医堂中草药有限公司得知蒙忠仁一事,让记者转交1000元慰问金给韦美德,用于治病及生活。此前,爱心人士韦礼元等人已给韦美德送去1000多元慰问金。当天,家属对社会爱心企业和爱心人士的关心表示感谢,并说待筹借够治疗费后,他们会带老人去医院做手术,恢复老人双眼视力。

    12月29日,雅龙乡温和村委党支部书记陆瑞年说,2016年,根据大化县政府的工作部署,各有关部门已为扶贫特困户安置搬迁新房,韦美德一家已抽签得一间。此外,当地政府每月还给韦美德发放170元的高龄补贴和养老补助。

    与雅龙乡民政部门联系时,有关负责人唐先生说,针对韦美德一家的特殊情况,他们会想办法解决,如落实政府临时救助补助、协调按时住进新房、优先解决入住新房时赠送的蚊帐和棉被等。

    12月30日,死者家属向记者反馈说,蒙忠仁的遗体之所以还没有运回来,是因为他们认为蒙忠仁的死因不明,其鼻孔沾有血迹。而且,用工方只愿意给10万元的补偿费,根本解决不了遗体运输、丧葬、家属往来等费用。现在,他们还在云南和对方沟通。

    有关蒙忠仁的死因,本报将继续跟踪报道。



分享到:
【责任编辑:网编lcl】
发表评论 评论数(0)
华声晨报简介 | 关于我们 | 网站地图 | 微博微信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方式 | 隐私政策 | 服务条款 | 意见反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