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华声晨报网 > 新闻 > 本报 > 正文

故乡的老磨坊故乡的老磨坊

0评论0时间:2017-07-06 11:48  来源:华声晨报  作者:-  点击:次  字号:

□李生钰

在我们家乡过年前必做几件事,杀猪,磨面,打扬尘,贴春联。说起磨面,老磨坊在儿时记忆最为深刻。 

老家的西面是一片面积不算大的竹林。竹林里住着几户谭姓人家,院子一角,有一座年代久远的老磨坊。听老人们说在他们孩童时期就有这座磨坊。究竟建于何时,有人说建于清代,有人说建于民国,众说纷纭,莫衷一是。

这是一座开放式的磨坊,方便乡里乡亲碾米磨面。从远处看,整个磨坊完全掩盖在葱茏的翠竹林里,难识它的庐山真面目。整个磨坊就是一个能转动的石磨,旁边一个用石头垒成的石台,石台是箩面时放簸箕用的。在我小的时候常常来这里看母亲加工面粉,跟着大人看热闹。这个老磨坊给我留下了许多美好的童年记忆。

那是上世纪六十年代的记忆,我们村还没有现代的打米机和磨面机,人们吃的大米和面粉,都是靠畜力人工在石磨石碾子上加工的。碾米磨面都是母亲和两个姐姐的事。在磨面之前,首先得给牛套上枷担,再把两根绳子固定在一块小木杠上,小木杠再固定在石磨转动的横木上。有时还要给牛戴上眼罩和嘴笼,防止牛分散注意力,偷吃磨上的粮食。一切的准备工作做好后,再把要磨的小麦或者玉米倒在石磨上,然后用竹枝在牛的屁股后面轻轻一吆喝,牛便拉着石磨转动起来。磨子上面要磨的小麦或者玉米,便顺着磨眼旋转进了上下磨的磨齿里,最后被磨齿磨成了粉末溢出来。我还记得小时候,在竹林下面的磨坊里,牛在前面走,我也跟在后面,感到好玩,牛走一圈,我也跟着走一圈。走得累了,便会吊在石磨的横木上由牛拖着走。母亲看见了也会说:“快下来,你看牛都走不动了。”当我吊在横木上的时候,磨盘明显得转慢了些。这时我又不得不下来,调皮地跟在牛的屁股后面走。磨下来的面粉,要用撮箕把它撮到簸箕上面的箩子里,然后再把箩子放到一个井字形的木架上,一手抓住箩子,在木架上面来回推动,这样箩子里的细面粉便漏在了下面的簸箕里。箩子里剩下的麦灪渣,还要倒在石磨上面再磨。一批面粉要箩多次,磨多次才能完成。磨一次面粉,大概要用时二三个小时,往往是在黄昏的时候才回家。

在那个艰苦时代里,碾米磨面,一家人一年也难得有几次,“忙时干,闲时稀,蔬菜红苕半年粮”是农家人勤劳持家的生活理念。磨面只有快过年了,才把仅有的麦子磨成面粉,做成挂面是一年里走亲访友的情礼。剩下的要留着过年待客,要吃上面条是童年的我最为期盼的美味佳肴。家里来了客人,母亲要为客人做上一碗腊肉丝面条。其实客人哪能一个人独自享用,客人主动要分给席上的老人和小孩,这是苦寒岁月最为别致的待客方式。

时移事易,后来我上了初中,到了部队,磨坊与童年已成为陈年旧事的记忆,原始的磨面碾米从此便退出了我们的生活舞台,渐渐地被人们淡忘了。今年春节前回到了家乡,又去老磨坊看看走走。老磨坊里已经是杂草丛生,石磨上面覆盖了厚厚的腐烂竹叶,只能大体看清磨的轮廓、石磨上面的木架早已没有了,旁边石头垒砌的高台也坍塌了。一阵风把磨坊上空的竹林吹得沙沙作响,麻雀在竹林里叽叽喳喳地叫着,仿佛在唱着一首久远的歌:那歌声是磨坊里石磨的转动声,仿佛又看到我跟在牛屁股后面玩耍,又听母亲的箩面的声音。

于是,我在土坎边坐下,用眼睛去探视,用耳朵去聆听,用心灵去摩挲,是在聆听历史,是探视过去,是在感悟和洞悉一个伟大时代的变迁。


分享到:
【责任编辑:网编lcl】
  • 上一篇:黄小丫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
发表评论 评论数(0)
华声晨报简介 | 关于我们 | 网站地图 | 微博微信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方式 | 隐私政策 | 服务条款 | 意见反馈